生氣對身體造成的影響,不容小覷

人生在世,不如意事常有八九,難免遇到生氣的事。這時如果不加節制,火冒三丈,怒發衝冠,就會產生不良情緒,危害健康。如果自我息怒,自己給自己消消氣,便會很快轉變不健康的情緒。德國學者康德說:“生氣是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。”清末文人閻景銘寫過一首《不氣歌》:“他人生氣我不氣,我本無心他來氣。倘若生氣中他計,氣出病來無人替,請來醫生將病治,反說氣病治非易。氣之為害太可懼,誠恐因氣將命廢。我今嘗過氣中味,不氣不氣真不氣!” 有這麼一個故事:古時候有一個名叫愛地巴的人,一生氣他就跑回家去,然後繞自己的房子和土地跑三圈。後來他的房子越來越大,土地也越來越多,而一生氣時,他仍要繞著房子跑三圈,哪怕累得氣喘吁吁、汗流浹背也在所不辭。孫子對此頗為不解,便問他:“阿公!您生氣時就繞著房子和土地跑,這裡面有什麼秘密?”愛地巴便對孫子說:“年輕時,一和人吵架、爭論、生氣時,我就繞著自己的房子和土地跑三圈。我邊跑邊想:自己的房子這麼小,土地這麼少,怎麼還有時間和精力去跟別人生氣呢?一想到這裡,我的氣就消了,也就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工作和學習了。”孫子又問:“阿公!成了富人後,您為什麼還要繞著房子和土地跑呢?”愛地巴笑著說:“邊跑我就邊想:啊,我房子這麼大,土地這麼多,又何必和人計較呢?一想到這裡我的氣就消了。”由此看來,生氣是可以控制的。愛地巴算得上一個聰明的人,他對待生氣的做法很值得我們效法。 生氣有害健康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《淮南子·本經》上講:“人之性,有侵犯則怒,怒則血充,血充則氣激,氣激則發怒,發怒則有所釋憾矣!”祖國傳統醫學認為,人在發怒時,血液中的腎上腺素含量顯著提高,交感活性物質增加,腎上腺素——血管緊張素增加,促使小動脈收縮痙攣,致使血壓升高。有人觀察,血壓140毫米汞柱的人,激動時可升高至192毫米汞柱,這就容易使薄弱的腦血管破裂出血。同時,發怒時人的血與尿中含過量的去甲腎上腺素,會導致心跳加快、耗氧量增加、凝血機制失調和血栓形成,進而引起冠狀動脈痙攣、心肌缺血、心絞痛、心肌梗死、心率失常,甚至瘁死。美國心理學家愛爾馬,為研究生氣對人健康的影響,進行了一個很簡單的實驗:把一只玻璃試管插在有冰有水的容器裡,然後收集人們在不同情緒狀態下的“氣水”。結果發現:即使同一個人,他心平氣和時所呼出的氣變成水後,澄清透明,一無雜色;悲痛時的“氣水”有白色沉澱;悔恨時有淡綠色沉澱;生氣時則有紫色沉澱。愛爾馬把人生氣時的“氣水”注射在大白鼠身上,只過了幾分鐘,大白鼠就死了。這位專家進而分析:如果一個人生氣10分鐘,其所耗費的精力,不亞於參加一次3000米的賽跑;人生氣時,會分泌有毒性的物質。經常生氣的人無法保持心理平衡,自然難以健康長壽,活活氣死者也不罕見。 生氣有害於身心健康,我們應當學會控制自己,盡量做到不生氣。萬一碰上生氣的事要提高心理承受能力,自己先給自己“消氣”,使不良情緒得到疏導,而不致“氣”出病來。遇到惱怒,戒字當先,是最好的心理措施。戒,警也,引申為戒除、改去。要想養身,就要警戒和除去惱怒,不去生氣。這裡有一個道德修養和陶冶情操的問題。孔子曰:“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”孟子曰:“行忍情性,然後能修。”這兩位“聖人”都把能忍讓克制自己的情緒,當作一種內在的修養。養身以戒惱怒為本,要養怡身心,就要下功夫進行品德修養。要做到不生氣、少生氣,就要思想開朗,心胸開闊,寬宏大量,寬宏為懷。凡事要想得遠點,想得通點,想得開點,不要斤斤計較,耿耿於懷於細枝末葉的區區小事。心理容量要大,能忍則忍,能讓則讓,這樣遇到本該生氣的事也就會雲消霧散。要學會息怒,善於控制和調理自己的情緒,把生氣消滅在萌芽狀態。萬萬不可認為生氣是正直、坦率的表現,甚至是什麼值得炫耀的豪放。那樣就會放縱自己,以至性格像放蕩不羈的野馬,整天都有生不完的氣,發不完的火,害人害己,貽患無窮。如果我們擁有心寬能忍的陽光心態,常懷樂意莫生氣,不啻於掌握了一劑健身良藥,何樂不為! 求長壽莫生氣 人之所以會生病,最原始的一種根源就是生氣,我國古籍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中指出“百病生於氣”,旨在說明各種疾病的發生與氣的運動變化的密切關系,這也成為歷代醫家治病調氣的理論淵源。 《黃帝內經》中說的這個“氣”,廣義上來說,包括所有中醫學中的“氣”如元氣、中氣、神氣、心氣、肺氣、胃氣、腎氣、丹田氣等, 並不僅僅指生氣的“氣”。 美國生理學家愛爾馬曾做過實驗:把一支支玻璃管插在正好是零攝氏度的冰水混合容器裡,然後收集人們在不同情緒狀態下的“氣水”,描繪出了人生氣的“心理地圖”。實驗發現,當人們心平氣和時,呼出的冷凝氣水澄清無色不含雜質;生氣時則有紫色沉澱。愛爾馬把人在生氣時呼出的“生氣水”注射到大白鼠身上,幾分鐘後大白鼠就死了。 科學家由此分析,人生氣時的生理反應十分強烈,分泌物比任何時候都復雜,且更具毒性。因此,愛生氣的人很難健康,更難長壽。 愛爾馬的研究還發現,人生氣10分鐘耗費掉的精力不亞於參加一次3000米賽跑。研究結果顯示,情感失調的人生病的風險是其他人的2倍。由此,愛爾馬發出了“生氣等於自殺”的警告。 總的說來,生氣對人體健康的傷害可以歸納為以下“10傷”—— 傷腦 氣憤之極,會使腦血管的壓力增加。這時血液中含有的毒素最多,氧氣最少,對腦細胞不亞於一劑“毒藥”。 傷神 生氣時由於心情不能平靜,難以入睡,往往神志恍惚、無精打采。 傷膚 經常生氣會使人顏面憔悴、雙眼浮腫、皺紋多生。 傷內分泌 生氣對內分泌系統容易產生影響,如生悶氣可導致甲狀腺功能紊亂。 …

研究:焦慮的人 需要更多個人空間

【台灣醒報記者陳正健、邱慕天綜合報導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人空間,以保護私領域不受他人侵犯,然而,每個人所需要的個人空間大小又不一樣。根據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指出,容易感到焦慮的人,需要較大的個人空間,因為他們對於危險的警戒程度較高,患有「幽閉恐懼症」或是「廣場恐懼症」的人們,就是因為過度警覺,而害怕擁擠的人群。 倫敦大學學院神經科學研究員揚內蒂和她的研究團隊,邀訪了15名健康的自願者參與實驗,研究人員在他們的手裝上電擊裝置,並量測他們眨眼的肌肉反應。當手指離臉龐的距離較遠,手被電擊時,參與者的眨眼反應較小,可是當手指愈靠近臉寵,手被電擊時,眨眼的反應則較強。 眨眼是大腦皮層對外界刺激訊號,而產生的快速反射動作。實驗結果發現,當手愈靠近參與者下意識定義的個人空間時,他們眨眼的反應會突然急遽升高。而這個反應斷層區間出現的位置,在每個人身上都不同。 基本上,自認個性大剌剌和無憂無慮的人,在電擊位置靠臉很近時,才會出現劇烈緊張反應;而自認習慣緊張兮兮的人,只要手遭電擊的位置稍微靠近,就會啟動很強的眨眼反應。揚內蒂解釋,這表示一個焦慮的人,需要較為寬闊的個人空間,意即與外界變動的人事物保持較遠的距離,才能感到自在。 同樣在動物界,有所謂的「警戒距離」,對一隻斑馬而言,當其他動物逾越牠的「警戒距離」時,牠的求生反應會增強,以確保自己不受捕食或威脅,而焦慮程度愈高的斑馬,其「警戒距離」則愈大。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麥克.葛柴諾指出,「警戒距離」之於動物,有如個人空間之於人類,有警覺潛在威脅的作用,在過去,是有利人類生存,但是對於現代人而言,這項功能可能造成人類「過度警覺」,以致於發生「幽閉恐懼症」或是「廣場恐懼症」,這些患者害怕擁擠的人群,或對狹小封閉空間感到恐慌。 「個人空間也在人際關係上扮演重要角色。當我們信賴一個人,覺得跟他/她相處起來很舒服的時候,那個人容易進入我們的個人空間,反之,若是彼此信賴感較低,身體的距離也較遠。」揚內蒂說。 本研究刊登在《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》期刊。 圖說:研究指出,焦慮感較強的人,需要較大的個人空間。(photo by lauralewis23 on Flickr – used under Creative …